濛濛江南意 悠悠大漠情

新闻类型:教师文苑 | 发布者:李杰 | 发布时间:2015-9-8 16:44:25 | 点击量:2085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恩施三中  乔万春

 

暴雨初歇,夜阑人静。

  雨后江南,微凉的清新空气迎面而来,酷暑不再。子夜的苍穹,似宝石蓝的绸面,星空微亮,碎落一片晶莹。

  历来文人墨客的迷梦便是顺水摇橹,穿行于古镇间,看尽江南人的风景:春季里绿堤闻春晓;夏日里荷乡深处弄莲子;秋来饮酒赏秋月;冬来踏雪寻梅”……我非文人,然,或多或少受了文字的蛊惑,自小便有小家子气的江南情结,多思多虑,生于浮华,介于叛逆与传统间,自惜自怜,自尊自强,即便更多的感觉是失意,灵魂似乎总在烟雨迷蒙中无所依托,直到观看了胡金铨于1967年拍摄的《龙门客栈》,漂泊的灵魂好像一下就踏实了下来……

  打动我的并非是那些江湖中快意恩仇的场面,亦非客栈老板娘的万种风情,而是片中匠心独具的造型、梦中马蹄踏过滚滚黄沙的布景,以及似乎触手可及的茫茫大漠,充分显示了导演对中国古典文化和历史的深刻了解,每一处小细节均经过考证,都可以与历史相符。如果说曾经的大漠孤烟和长河落日只是一种意境和向往,那么在这里,突然发觉自己竟然可以一脚就踏上这茫茫沙漠,立马感受到那份深沉与绵软。满眼是蓝色的天,白色的云,黄色的沙。单纯的三色世界里,没有市井的喧嚣,没有道路的约束,没有标识的说明,只有行行驼印的指引,静静地诉说无数匆忙过客的未尽情怀……

  游云片片,疏淡闲散。夜色把深深的幕帘拉开。月光与云影纠缠在一起。不经意间便想起悠悠大漠中绝然卓立的胡杨,在水流最终停滞的地方,在飓风和群狼奔突的戈壁,以永久醒世的悲壮和宁折不弯的气概,殓葬忍让的懦弱,殓葬奴性的屈从,殓葬弯驼的软腰,殓葬蛇行的跪拜。天地独尊的生命力,象阳光一样生长,独领风骚的风景,诠释昂立的胡杨对大漠爱情艰苦卓绝的守望。

  当所有生命的颜色,被漫漫黄沙掩埋之后;当那壶沉淀记忆的老酒,把我的情感醉成荒蛮的戈壁;当古凉州词冠绝古今的诗句,把我的迷恋与深情化为出塞的瘦马,我便踏过遥远盛唐的繁华,在这广袤的大漠,借助夜游的风,点燃血红的篝火。
 
  火光中,我匍匐成一片心形的胡杨叶儿,在空旷的大漠中,神情专注地摇曳成一地的柔软。面对倔强献身的胡杨,我为什么不能勇敢地流泪?一种孤独烫得象火,一种孤独冷得象冰。单薄的梦幻,一直迷失着远方的苍茫,唯有胡杨,唯有这风雕雪刻的头颅,向苍穹,争一席擎天傲世之志,在生命的神圣和庄严里,站成一个始终矗立于梦中男子的姿势,旗帜般地在悠悠大漠尽头飘扬。
 
  封冻心中的苦海,力透厚厚的冰层。嘲笑天堂的嘴唇,把无边的苦难抿紧。胡杨,孓立于大漠深处的胡杨,为什么有许多心酸你没有唱过?为什么有许多心事你没有吐露?穿越地狱的过程,让我知道:活着,千年不死;死后,千年不倒;倒下,千年不腐。
 
  放任自我静卧于这片小小的心叶,日夜兼程的思想,把我固执守望的情意带向远方。生命中无尽坎坷的磨难,让我在悠扬的驼铃声中顿悟:大漠深处胡杨的苦难与顽强,是古老大漠爱情忠贞的走向,走向大漠季节的完整,走向永远年轻的远方……

  细细地感受着静默着的胡杨对悠悠大漠那绵绵的情意,禁不住浮想联翩,思绪万千。突发奇想:金灿灿的夕阳下,独自一人,行走于泛着金光、广袤无垠的沙海,沿着梦幻般大漠中曾经有过的古老传说,去追寻大漠深处的诗意,朝着无尽的天边渐行渐远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