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时,雪漫心扉

新闻类型:旭阳文学社 | 发布者:王尤峰 | 发布时间:2012-3-12 15:09:29 | 点击量:3968

作者:湖北省恩施三中2011105  唐敏

 

已经是仲春二月,本来是莺飞草长山欢水笑的季节,今年可能是西伯利亚冷空气特别青睐的原因,天上还时不时下一场雪,这几天一直下着小雪,白天还不觉得怎么样,清晨起来抬头一望学校后面的大山,只见一大片白茫茫遮住了青山初生的翠绿。呼吸着有点清冷的晨风,匆匆奔走在校园的林间小道,顶着零星的小雪花,走过路旁似乎更加怎么精神的小树,我不由加快了走向教室的脚步。

一阵冷风吹来,想把小雪花带向高处,我不知她受不受得起。我不由伸手去接这羽毛般的雪花,可是她可真脆啊,禁不住我的热情,白色的羽毛落下,来不及细看,便随着叶儿去了。这羽毛柔吗?不,她不柔。落在手上的一刹那,她的冷漠覆盖了我的热情,心也随着她一起冷漠了。可她却热情的融入了我的生命。我还来不及言语,手上就只剩下她不舍的泪痕。

望着即将被风干的泪痕,我不禁有了一种遐想:这羽毛是天使翅膀上散落的,落入尘世的一刹那,这羽毛又变成了另一天使——雪。

是什么把我又拉回现实?又是那沁人心脾的温柔从我的脸颊滑入我的满腔热情,与我的心交织在一起。从没有这么喜欢雪,她滑入了我记忆的心扉。

那也是一个下着雪的日子,我们一家人聚在火炕边,聊着家常,,我瞥见爷爷与奶奶的貌合神离。虽然他们嘴上不说,但是我知道他两闹别扭了。门外的鸟叫声一起了我的注意,我想:应该是那群小家伙耐不住饥饿,跑到我的陷阱中去了。我不禁炫耀道:“啊哈,小家伙们中招了!”家人们也随我出去看热闹。一开门,雪花随着风飞舞到我们跟前,风也放肆的喧嚣着,撩乱了奶奶的银发。爷爷抬起手,轻轻理了理头发,奶奶抬头,目光与爷爷的眼神碰撞在一起,两人笑了。这时,鸟儿在笼子里蹦跳着,似乎也为这一幕所动容。望着满天飞舞的雪,一只手搭在了柔弱的肩上,两颗心紧紧靠在了一起,欣赏着这迷人的雪。

他们一起走来,经历了无数风雪雨露。而我见证了他们临老的爱恋。这一生,他们领略了沧海桑田,携手走到这里。虽然会因为小事彼此拌嘴,可其本质还是因为关心与在乎。这也不失为生活的调味剂。可多么讽刺,这如花一样美的感情,如今只剩下爷爷一个人来种植,呵护了。奶奶走了,带走了我们的思念,也带走了她人生的最后一场雪。那天,一只瘦弱的手紧紧抓住那即将逝去的肩膀。大雪纷纷,晶莹的雪见证了这美丽的一瞬,永逝不去。

从此,常陪爷爷看那天使的羽毛,从不觉得这能使我动容。只知道那是爷爷最喜欢的东西,他们的感情也只会在雪下灿烂。

如今,也许是长大了吧!看到雪,总能记起爷爷与奶奶。也不再觉得雪是凄凉,冷漠的。她附着爷爷对奶奶的思念,那如花的感情也寄生于着洁白的雪。我相信,在我接触她的那一刻,她总能给我热情,伴随着永封的记忆,洋溢于心头。

又是星星点点的凉意,不知不觉,已经撒下了这白绒绒的一地,看看四周,似乎每个地方都冒出美丽的花,每一片花瓣上都有熟悉的片段。那枯黄的落叶被雪覆盖着,我的心也洋溢着雪的灿烂,不愿去破坏这一刻的静寂与美好。

朦胧中,有水从眼角滑过脸颊。已分不出是雪吻过的痕迹,还是我久违的泪水。尝尝,咦?是甜的,这是为什么?难道思念久了,就是这样?

雪的芬芳,只在吸吮的那一刻,沁人心脾;雪的味道,只在动情的那一瞬,芳香四溢,萦绕于心。